Category Archives: Home Products & Services

实验的目的是展示犬类动物不仅能读懂同类的感情

研究证实家养宠物犬会察言观色能懂人情 资料图片:和狗狗一起冲浪   参考消息网3月10日报道 美媒称,你是不是有时觉得你的爱犬能读懂你的感情?现在,英格兰和巴西的大学研究人员已经证实这些人类最好的朋友确实明白你的心,并且能通过你的面部表情和声调了解你是开心还是难过。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3月9日报道,研究人员让小狗们参加了一个实验,实验的目的是展示犬类动物不仅能读懂同类的感情,也能读懂人类的感情。   报道称,研究人员给17只家犬展示一个人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开心的表情,另一张是难过的表情,同时还向这些家犬发出一个人的两种声音,一个是愉快的声音,另一个是愤怒的声音。这些家犬听到的是它们不理解的语言。   巴西圣保罗大学研究员娜塔莉亚・德・索萨・阿布奎基说: “我们想了解犬类是否能从人类的声音中感知人类的情绪。”   报道称,研究人员们发现,参与实验的家犬们会盯着那些和它们听到的声调匹配的照片看更长时间。   阿布奎基说:“当家犬们听到表达积极情绪的声音,它们就会盯着表达积极情绪的面部表情的照片看更长时间。当它们听到表达消极情绪的声音,它们就会盯着那些消极、愤怒的面部表情看更长时间。”   研究人员说这就意味着那些家犬能够通过综合两种来源的感知信息来理解人类的感情。   报道称,在犬类中,这或许是种遗传下来的能力。一些科学家相信犬类的这种能力早在三万年前就被驯化出来了。   下一步,研究团队想要进行更多实验来了解犬类对人类不同的情感是如何反应的。   英格兰林肯大学研究员郭锟(译音)说:“我们想看看犬类能不能利用与人类相似的原则或策略来感知、了解和回应人类的感情。”   但对很多与狗形影不离的人来说,他们早已有了肯定的答案。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蚊媒密度较低

卫计委:中国寨卡病毒疫情传播扩散可能性低-搜狐新闻  据新华社电对于多个国家相继发生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的情况,国家卫计委29日表示高度重视疫情防控,我国大陆尚未发现病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专家研判认为,目前我国正处于冬春季,蚊媒密度较低,疫情传播扩散的可能性低。  2014年以来,美洲多个国家相继发生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欧洲、亚洲、大洋洲也有输入病例报告。寨卡病毒病主要通过伊蚊叮咬传播,人感染后症状多为轻微发热、红疹,极少出现重症或死亡。近期有研究结果提示,孕妇感染后可能导致新生儿小头畸形或死亡。该病主要预防措施为防范蚊虫叮咬。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织专家研判认为,我国存在病例输入风险;目前我国正处于冬春季,蚊媒密度较低,即使出现输入病例,疫情传播扩散的可能性也低。  国家卫计委表示,将从多方面做好疫情防控:组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及时研判疫情输入风险;加强部门协作,向有关部门通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风险评估结果,加强部门间信息沟通等。  据了解,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成功研制该病毒的核酸检测试剂,掌握寨卡病毒的检测方法。目前,寨卡病毒感染病例主要通过对症治疗,尚无针对性的药物和疫苗,但可通过防止蚊虫叮咬有效预防。

长沙立即便成一片火海

冈村宁次最忌惮中国哪一省人民 数次大战被打掉嚣张气焰 冈村宁次   1938年10月, 武汉和广州沦陷后,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位于武汉与广州之间的长沙,暴露在日军军锋之下。蒋介石决定在日军打到长沙时,将这座古城一把火烧掉,实行 焦土抗战。由于放火行动缺乏严密组织和指挥,在日军还没有攻击长沙的时候,没有等到长沙市民安全撤离,放火行动就开始了,长沙立即便成一片火海。文夕之 夜,历史名城长沙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火炉,烈焰吞噬了许多生命。   “文夕大火”把长沙烧毁十分之九,使长沙成为一片废墟,两万多人和五万多栋房屋被大火吞噬。全城弥漫着焦煳的气味,满目都是破砖残瓦和败壁颓垣。长沙成为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四个破坏最严重的城市,另外三个是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这座从明清以来一直繁荣的名城元气大伤,若干年后长沙市场还没有恢复到大火前 的水平。   但是,这场在错误的时间燃烧起来的大火,并没有烧掉长沙民众抗战的意志。他们没有过多抱怨政府和军队的失误,很快就振奋精神,支援部队抗击向长沙进犯的日军。   驻扎在武汉的日军指挥官冈村宁次,是一个狂妄的日本军人。但是,他对进攻湖南却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态度。一方面,因为他是一个中国通,对湖南人的霸蛮精神也 有所闻。另一方面,他知道中国第九战区集结着全国四分之一的兵力,不敢轻率地攻打湖南。因此,他先在湖南的东边打了一次南昌会战,又在武汉的北边打了一次 随枣会战,认为自己基本上稳住了阵脚,才开始集中兵力来进攻湖南。   在长沙文夕大火发生了几个月之后,冈村宁次才率领日本第十一军开始进攻长沙。   1939年9月14日,第一次长沙会战首先在江西北部揭开序幕。中国第九战区代理司令长官薛岳在东部战线动用四个军的兵力,成功地阻止了日军一个半师团的进攻。   从18日开始,日军主力从湘北正面向中国军队阵地发起猛攻。日军于26日突破守军的汩罗江防线,继续南侵,一部进至距长沙约三十公里的捞刀河。30日,日 军在捞刀河上架设浮桥,准备南进,过到桥中间,遭到中国军队两个师前后夹击,伤亡惨重,在岸边停止不前。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在铁路沿线两侧阻击日军,经过 激战,阻止了日军的步伐。   日军占领了湘北广大地区,冈村宁次的指挥刀直指长沙。但是,长沙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冈村宁次接到报告:中国军队正向长沙方向退却集结,而日军主攻部队的 后勤补给线几乎全被切断。他这时才明白,他的对手薛岳并非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而是想以长沙城为中心,摆开一个口袋阵,张开了大口,要吞噬他的将士!   这时候,日军主攻部队已进入中国军队的包围圈。中国军队突然发起反攻,在福临铺、三姐桥、青山市伏击日军,给日军以大量杀伤。孤军深入的日军,没能消灭中 国军队的有生力量,反而因后援不继而陷入被动。冈村宁次眼望着长沙,却无法进入这座城市,只好万分不甘地下达撤退命令。薛岳组织部队全力追击,10月7 日,日军退过新墙河,凭险据守。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这一仗,中国军队伤亡四万人,歼灭一万多名日军,史称“第一次湘北大(微博)捷”。   在日军各攻击部队奉命撤退的同一天,薛岳接到了正式任命他为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的通知。   冈村宁次这个日军高级将领中有名的“中国通”,在武汉会战中就知道了薛岳的厉害。他就任第十一军司令官以来,潜心研究过他的主要对手第九战区部队的作战特 点,也研究过湖南的地理和人文。但他仍然没有想到,湘北战区的中国老百姓,会给日军的作战造成如此之大的不利。湖南民众在当地政府和中国军队的组织下,把 新墙河至捞刀河之间广大地区上可供日军辎重部队通过的道路,全部挖成了沟壑,并且炸断了所有的铁桥、木桥或石桥。日军向长沙方向推进得越远,运送补给就越 困难;而就地搜寻给养,又因当地百姓坚壁清野,几乎使日军什么也得不到。   冈村宁次从自己所吃的苦头中开始对湖南的特殊民风产生了兴趣。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之后,他返回武汉,忙里偷闲,找到同胞神田正雄所著的《湖南省要览》,读 到“湖南人之性格”这一节,方才有所醒悟。这段文章说,湖南人“自尊心强,排外思想旺盛,富于尚武风气,信仰释、道,笃于崇拜祖先,淡于金钱,反抗心理 强,迷信思想深,有嫉妒、排挤风气,多慷慨悲歌之情……”   冈村宁次从对湖南人的研究中悟出了什么道理?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在指挥军队向长沙发起攻击时,没有考虑到湖南民众的因素,因此而流于轻率。反过来说,在这 一次长沙会战和下面将要谈到的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都取得了胜利,和湖南这块土地的特异性,和湖南人特殊的秉性,都是有着密切关系的。   冈村宁次怀着未能进入长沙的遗憾离开了日本第十一军司令官的位置。这个军的第二任司令官和部园一郎也没敢再来攻打长沙。1941年4月,狂热效忠天皇的年 轻将领阿南惟畿中将,辞去陆军部次长的职务,野心勃勃地来到神往已久的中国,接任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受到天皇和宫内女眷的青睐,带兵打仗格外卖力,希望 立下特大战功,报答皇室的恩眷。他上任之后,立刻研究武汉四周的战局,决心攻占冈村啃不动的长沙,挫败薛岳的锐气,也显示自己的能耐。   1941年9月,阿南惟畿指挥四个师团、四个支队、两个飞行联队和海军一部,共计十一万五千人,分两路向长沙进攻。改用“中间突破”、“两翼迂回”的“雷 击战”战术,于9月上旬,对长沙发动第二次大规模进攻。薛岳指挥十三个军、一个挺进军和两个飞行大队,共三十多万人,仍然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将优势 兵力集中在长沙地区,计划将日军引诱到汩罗江以南、捞刀河西岸的地区,再开始反击,将日军歼灭。   9月7日夜晚,日军主力向湘北发起全线猛攻。这一次,薛岳对阿南惟畿的战术认识不足,选择决战地区不当,一开始就打得很被动,一个个主力军都被日军打散, 只得在后方集结。最重要的是,日军破译了中国军队的密电码,对中国军队的调动了如指掌,提前布下口袋,等待中国军队增援部队的到来。因此,李玉堂的第十军 和王耀武的第七十四军这两个王牌军,都没能挡住日军的进攻,反而险些被日军歼灭。   日军突破新墙河、汩罗江和捞刀河防线以后,迅速挺进到长沙外围,并于10月1日晚攻入长沙城。日军占领长沙后,一支支增援的中国军队陆续赶到长沙外围,被 打散的部队也重新集结,投入战斗。处于日军后方的杨森集团军,也赶下山来,向日军背后发起攻击。第六战区也在湖北向宜昌发起了大兵团反攻作战,驻宜昌的日 军第十三师团长内山英太郎向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告急,阿南惟畿必须从湖南撤兵,回援宜昌。敌我形势骤然逆转。战局的主动权回到了薛岳的手中。   阿南惟畿十分想赶到长沙,但他知道,他已经没有了进入这座城市的资格。他的五十辆装甲车,已全部被中国军队击毁,护卫装甲车的一千多名步兵,也已全军覆 没。湖南的民众破坏了日军与后方之间的道路和桥梁。前方各师团急需补充的电文,压在他的书案上,军人的警觉使他意识到,一线部队断绝了补给和增援,那将意 味着什么。   阿南度过了一个无眠之夜,发出命令:“全线撤退!”   日军刚开始撤退,薛岳便命令各部乘势追击,大量杀伤日军。10月9日,日军退过新墙河,回到原防。这一仗,日军死伤七千人,中国军队损失近七万。日军没有达到他们的战略目的。   第二次长沙会战落下了帷幕,史称“第二次湘北大捷”。这次会战的结果,直接导致日本近卫内阁的第三次倒台。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成功。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连连得手,气势汹汹。在年底的圣诞夜,日军攻占了香港。但是,日军的气焰很快受到了打击,因为在1942年新年伊始,日军又在长沙遭到一次重大的军事失败。   1941年12月24日,也就是在日军攻占香港的前一天,阿南惟畿再度指挥日本第十一军侵犯长沙,声称“要到长沙过新年”。薛岳制定“天炉战”计划,要求 部队边打边撤,佯装败退,将日军引诱到炉膛中央,即捞刀河与浏阳河之间,动用优势兵力加以围歼。在这次会战中,湖南民众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不惜再来一 次焦土抗战,以“与日俱亡”的悲壮气概,使日军在战区内无法获得一粒米、一根草,把大小公路破坏得沟壑纵横,日军重武器无法通行。长沙守军拼死挡住日军的 进攻,从岳麓山以重炮居高临下轰击日军,把不可一世的“皇军精锐”拖在长沙城下,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使外围的中国军队完成了对日军的合围。   1942年1月4日拂晓,中国军队从三面到达攻击地点,向日军发起声势浩大的围攻。日军弹尽粮绝,饥疲交加,狼狈突围。中国军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杀得日 军溃不成军。长沙及长沙以北地区,成为烧烤日军的大熔炉。这一仗,日军达伤亡达五万余人。阿南惟畿不得不在日军高级军事会议上为自己的轻敌冒进而沉痛检 讨。   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初期同盟国军一连串失败中首开胜利的记录,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也有力地支援了南洋英美友军。蒋介石在黄山别墅周围的阴霾中感到了暖意。他轻松地笑着说:“此次长沙会战,实为‘七七’以来最确实而得意之作。”广东人薛岳得到了蒋介石给予他的最高奖赏――青天白日勋章。后来,美国总统罗斯福也奖给他一枚独立勋章。   英国《泰晤士报》评论道:“12月7日以来,同盟军惟一决定性胜利就是华军之长沙大捷。”   此后,日军又发动了常德会战,以失败而告终。在日军全面失败的前夕,第四次长沙会战揭开了序幕。这次会战又叫做长衡会战。它是豫湘桂大会战的中间阶段,也是日军所谓“一号作战”的一部分。   1944年5月,日军动用悄悄从伪满和日本国内调来的强大兵力,由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俊六坐镇武汉指挥,发起了长衡会战。日军分为三路,避开中国军 队的侧翼迂回,分途向长沙外围发起攻势。6月16日,日军向长沙城和岳麓山主阵地发起猛攻。守军顽强抵抗,但由于兵力部署上的失误,中国军队主力未能适时 退守岳麓山阵地,部队隔江分阵,力不能支,日军以优势兵力攻破岳麓山阵地。城内守军被迫突围,长沙沦陷。但是,日军推进到衡阳时,却遭遇了顽强的抵抗。衡 阳守军把以一个军的兵力,在得不到外援的情况下,顶住了日军几个师团的进攻,将日军整整阻挡了四十八天,使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长衡会战中,中国军队未能阻止日军优势兵力的进攻,但仍然重创了日军。尤其是衡阳保卫战,大量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并且打死了日军的一名师团长和其他 高级指挥官,致使日军指挥失灵。这次会战有力地配合了全国范围内的正面作战,并在战略上配合和支援了敌后战场的反“扫荡”斗争,为抗战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 贡献。   四次长沙会战,表现了中国抗战军队的顽强,也表现了湖南人不怕牺牲的精神。湖南人誓与自己的家乡共存亡,给了不可一世的日本军以沉重的打击。骄横的日军将 领冈村宁次、阿南惟畿和横山勇,都在湖南这块土地上落下了败绩,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在这里碰到了更顽强的对手,他们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长沙失陷后,没有 出现汉奸维持会。湖南人在最危难的关头,宁可舍生取义,也决不苟且偷生,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气概。 责任编辑:薛贺 SN118

能够让一个微生物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中美科学家研究时空穿越 尝试传送活体微生物-搜狐新闻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 外媒称,电影《星际迷航》中使企业号星舰的舰员在一个地点消失,并立即出现在另一个地点的传送装置让人印象深刻,它从未像现在一样与人类如此接近。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1月27日报道,一支由美国珀杜大学和中国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组成的科研团队,设计出了迄今为止首个传送活体微生物内部量子态的计划。在寻找传送活人的方法的过程中,这项研究是一个重要的进展。  研究员李统藏(音)和尹璋琦(音)提出的方法是使用机电振荡器和超导电路来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研究人员还表示,他们计划创造一个“薛定谔的猫”理论所阐释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一个微生物可以在同一时间身处两地。  1935年,奥地利物理学家埃尔温·薛定谔提出了一个假想实验,其内容是:把一只猫关在一个盒子里,盒子里还有装着毒气的容器和包含一颗放射性粒子的实验装置,这颗粒子在一定的时间内有50%的可能会衰变。粒子衰变后,毒气就会被释放出来,而那只猫就一定会死。在指定的时间过去后,有50%的可能会发现粒子已衰变、猫已死亡,也有50%的可能会发现粒子未衰变、猫还活着。用量子物理学的语言说,猫处于生或死这两种可能状态的叠加态,只有在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才能确切地知道猫是死是活。在打开盒子之前,我们可以说猫同时处于生与死的两种状态。只有通过打开盒子,我们才能改变这种叠加态,并确认两种可能性中的一种。  报道称,薛定谔的理论第一次向公众揭示了量子力学的深奥矛盾。在量子力学的王国里,各种粒子经常处于叠加态,这对研究人员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他们必须习惯于种种“不可能的”现实,比如有的电子可以同时存在于多个地点,有的粒子相互之间无论距离多远都可以立即连通在一起,还有的粒子甚至能够进行时间旅行。从薛定谔的假想实验出发,物理学家们已经努力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试图了解这些量子宇宙中的奇特定律是否也可以转移到宏观世界中来。毕竟,我们自己和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由粒子构成的。  当然,科学家目前已经取得了许多重要进展。在过去20年中,多支科研团队在传送量子态方面取得了越来越好的结果。  但是,还没有人成功传送过活体生物,所有已完成的实验距离成功传送生物或生物的量子态依然十分遥远。  在此次研究中,李统藏和尹璋琦提出,把一个细菌放到一个连接在超导电路里的机电振荡器上,以获得该生物内部的超导量子态,并在随后传送该量子态。首先,实验选择的细菌比振荡器的薄膜小得多,因此不会影响到振荡器的运行。在细菌和薄膜都呈现出量子态后,该量子态可以通过微波超导电路传输到远处的另一个生物身上。  李统藏说:“我们提出了一个简单的方法,能够让一个微生物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同时,我们还提供了一个传送完整生物体量子态的方式。我希望我们的研究能够启发其他研究者,使他们认真思考微生物量子传送的可能性,及该问题未来的种种可能。”(编译 苏佳维)

大数据、大IP、“互联网+”、“一剧两星”、“现象级”大剧、网络自制剧等一浪高过一浪

人民日报艺文观察:“多屏时代”,依然内容为王–观点–人民网 原标题:“多屏时代”,依然内容为王(艺文观察)   图为《父母爱情》剧照。   图为《琅琊榜》剧照。   图为《平凡的世界》剧照。   第三十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花落各家,优秀奖最终颁给了17部电视剧。这个数字背后,是中国电视剧庞大的产业基座,以及创作观念的更迭换代。   两年来,大数据、大IP、“一剧两星”、“现象级”剧目、网络自制剧……热词接连涌现,显示了中国电视剧高涨的创作热情和急遽的产业变化。“飞天奖”以对电视剧文化品格的推崇让人们看到,时代在变,电视剧的形态在变,精品力作最为恒定的标准却始终未曾改变:“内容为王”,依然是“多屏时代”的黄金法则。   ――编 者   第三十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的颁奖典礼上,有一个特别的环节。一条长长的传送带,将29位曾荣获“飞天奖”的演员一一送到舞台中央,也将人们的记忆送往时间之河。每一位演员代表一部电视剧作品,每一部电视剧见证了无数中国人曾经共同拥有的社会生活和文化记忆。正是千家万户的小小荧屏,拼出了一个时代的集体审美。   本届“飞天奖”依然体现时代和观众的共同选择。在200部、7534集参评剧目中,106部剧目进入终评,48部入围提名荣誉作品。最终,《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平凡的世界》《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17部电视剧获得优秀电视剧奖。   为什么是这些剧目入选和得奖?它们有哪些共性?这个行业有着怎样的坚持又酝酿着怎样的变化?   互联网时代的“说书人”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内地网民数量达到6.88亿,占总人口数的50.3%。而在2015年的《网络视频用户调研》中,用户在电视上收看的占13.9%,通过网络收看的占36.6%。   互联网,正不可避免地将“触角”深入影视行业。其影响力不仅仅局限在播出渠道这样的表层,甚至正在改造着电视剧的内容。   本届“飞天奖”的入围乃至获奖电视剧中,很多剧目具有“互联网气质”。一方面,一些剧目改编自IP,甚至是网络IP。比如,《琅琊榜》就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被冠以“起点中文网镇频之作”“九界文学网最热点击”的称号。《平凡的世界》《红高粱》《伪装者》《十月围城》等也均由IP改编而来。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小说家乃至网络作家加入编剧行业。比如,《父母爱情》为军旅作家刘静的首部编剧作品,《琅琊榜》编剧为网络小说原著的作者海宴。   从制作上看,越来越多的剧目向青年观众倾斜,具有偶像化、喜剧化、时尚化的特色,注重剧目与观众的互动性。《北平无战事》里的方孟敖、梁经伦,《琅琊榜》里的梅长苏、靖王,《伪装者》里的“三兄弟”等主要人物,从演员的选择到形象性格的塑造,都有偶像化的特点。反映教育问题的《虎妈猫爸》、记录普通中国家庭变迁的《父母爱情》、聚焦养老问题的《嘿,老头!》、“国安”题材的《于无声处》等,都或多或少地加入了喜剧元素,使之更接地气更有观众缘。整体上看,剧目的服装、化妆、道具也更突出时尚气息。   “互联网时代”的这些电视剧,却不约而同地具有一个共性――牢牢扎根在深邃的历史和火热的现实中,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剧目寄托了现实主义的创作情怀。《湄公河大案》对正义的张扬,《老有所依》对现实的反思,《马向阳下乡记》对理想的呼唤,触及了现实主义的深度;对教育、医疗、法律、养老、家庭伦理的凝视,反映了现实主义所应具有的锐度。   因为承载了丰富的悲欢离合,电视剧仿佛一块完整表达当下社会生活的最大“屏幕”,一个搜集了中国社会、中国生活、中国文化无数故事的“说书人”,它演绎着、讲述着我们时代的所思、所念、所忧。   在意义与意思间“走钢丝”   任何文艺创作都是意义的聚合,是价值观的表达。电视剧作为一种大众文艺样式依然不能例外。   回溯过去30年那些曾经感动过我们的电视剧,从《渴望》《红楼梦》《围城》到《我爱我家》《北京人在纽约》《汉武大帝》《潜伏》《黎明之前》……便会发现电视剧同样可以寄予思想、赋予价值、生产意义。电视剧的外壳虽然是娱乐的、通俗的,但其内容足以包容世俗的狂欢、现实的深刻、人性的温情、历史的敬意。   受到本届“飞天奖”肯定的剧目,便在“有意思”与“有意义”之间找到了平衡点。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如《毛泽东》《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等,以丰富的历史细节和人性温度,回答了历史和人民为什么这样选择。抗战题材电视剧如《东北抗日联军》《太行山上》,以鲜活的人物和动人的情节,唤起今天观众对烽火岁月中不屈精神的敬意。围绕《琅琊榜》《伪装者》《平凡的世界》等剧的热烈追捧与讨论,乃至成为一段时间的公共文化话题,也是因为剧中洋溢的理想主义情怀、为改变个人乃至家国命运的抗争,投合并激励了当代中国观众。还有一些具有创新开拓意识的电视剧,如《北平无战事》,在思想的表达深度、人物的生动鲜活、情节的扣人心弦方面成为一个业界可供研究和借鉴的样本。   我们应该看到,放在中国电视剧年产1.5万集的总量来看,具有相当艺术和文化水准、能兼顾“意义”与“意思”的剧目仍然太少。电视剧面向大量的普通观众,本身具有文化属性和商业属性,这意味着其创作者、生产者必须在深刻性、批判性、百姓认同和资本运作之间“走钢丝”,寻求创作者和观众、产业诉求和文化表达之间的最大公约数。这是相互的制约,也是相互的责任。   内容为王的“黄金法则”   中国是名副其实的电视剧大国。在产业快速发展中,电视剧的产量、播出量和质量如何保持均衡状态,是行业必须直面的考验。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2013年,全年电视剧产量约为1.5万集,比2012年下降了2000集,为最近13年来的首次负增长,被认为是一种“理性调整”;2014年,全年电视剧产量为429部15983集,基本保持稳定的趋势。   当前,电视剧产业已出现三足鼎立的格局:一是传统电视剧,以电视台这一播出平台为主舞台;二是多屏剧,在电视频道和互联网上同时受到欢迎;三是网络自制剧,由于制作品质和尺度问题,只能在网上播出。中国电视剧已经从单屏时代走进了多屏时代,结构的多元带来审美的多元,但什么才是优秀剧目恒定不变的标准?   内容,始终是决定剧目生命力、影响力的根本。这17部电视剧最终留在“飞天奖”的历史名单上和观众口碑里,正是因为其过硬的内容。   网络剧经历了泥沙俱下、大浪淘沙的过程,最终还会回归内容。以走在行业前端、依靠大数据制作《纸牌屋》出名的Netflix为参照,其所作的网络建设、渠道建设和平台建设最后都指向承载“内容”这一个核心要务。对年轻而又快速膨胀的中国网络剧而言,其规矩、边界和尺度都尚在摸索中,但单纯依靠市场的自觉很难完成这个过程,政策、评论乃至评奖需要为其发挥引导作用。   未来的几年,电视剧行业内外注定依然是风云涌动。大数据、大IP、“互联网+”、“一剧两星”、“现象级”大剧、网络自制剧等一浪高过一浪,电视剧早已超越一块荧屏的价值,而成为汇聚各种思想、各种力量,涵盖资本、内容、表达和技术的试验田,这也将是中国从电视剧生产大国和收视大国成长为产业强国的重要阶段。每一次评奖虽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也只是提供了一次次反思的机会,中国电视剧行业的航行需要的还是每一个渡海人的高瞻远瞩和乘风破浪的决心。   制图:蔡华伟